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跑狗图 > 正文
  • 百炼成魔 第一战! - 乐文小说
  • 日期:2019-10-0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对全球经济贡献作用凸显。踏踏实实平特论坛,凌潇知道成瑜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子,于是便看了一眼同是北珉派新人弟子代表的成瑜:“要不,你去?”

  虽然沈明芳一脸温和,像是个大姐姐,可是场上各个新人都听到了他们前辈口中关于沈明芳的“光辉事迹”,一个个的手抽得跟患了异世的帕金森症一样。

  看着沈明芳像变戏法似的随手洒向天空扔了一大堆金色的小铁片,这些个家伙都忘了用手去接,让这些签差不多全落到了地面上。

  所有人都盯着这二十个与众不同的新人代表,他们都是各派的翘楚,没人会对他们的镇定感到意外。

  沈明芳微微笑了笑,这届新人大赛的结果,她的心中大概有了个底。不仅仅是她,那些明眼人自然也能感觉得到,这些人或喜或忧,神色迥异。

  那些后知后觉的新人们从地上捡起了抽签牌,然后好奇地等着沈明芳的下一个程序命令。

  沈明芳点了点头,伸出那只有如古铜一般的玉手,打了个响指。顿时,每个人手上的签便化成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朝着天上一面白色的光层飞去。

  不一会儿,那白色光层上马上就浮现出各个门派的金色名字,而且还是分好了组别。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那些修为不够的弟子们只是惊讶于这一招的绚丽,而各派掌门无一不是敬佩不已:沈明芳无愧为紫级神魂师,当世强者。单单这一手所需要的精神力,便已经让许多修炼精神力的链魂师自愧不如,更何况,沈明芳只不过是以修炼力魄为主的神魂师。

  凌潇全神贯注地盯着天上的白色光层,看了一眼和自己同分在一组门派的名字。他很是无奈地发现,竟然和长渊派分在一组。

  所谓三人成团,就他和成瑜两个人人数不够,必须得再拉上一个才能叫“团”,参加团战。

  凌潇下意识地看了钱海一眼,发现钱海也正用他那双如野兽一般的眼睛看着他:“我知道,前几天的事情十有是你动的手脚,我自然会找你报仇。团战以后,希望让我碰上你,不过,现在我想和你联手,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专心,全力以赴杀出团战。”

  凌潇走到钱海面前,直视着钱海的双眼,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当然,为什么不呢?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好了,请各派弟子回去组织一下各自的队伍,然后将你们队伍的人数报上i。”沈明芳那明亮的声音在空地上回荡,能让每个人听得清楚,又不会太过于刺耳。

  凌潇和钱海一同回到了他们两派的队伍之中,成瑜站了起i,眼神阴冷地看着钱海:“我会和你联手努力冲出团战,不过,最好让我在淘汰赛的时候碰上你。”

  凌潇苦笑了一下,这两个家伙,在这方面倒是同一类人,难怪成瑜对钱海的第一印象那么好。

  不到一炷香的工夫,沈明芳便将所有的门派再次进行了同组分组,凌潇、成瑜和钱海三人小组第一场所要面对的是另一个三人小组——铁砂门和铜腿帮的组合。

  “师父,我们需要注意什么?”凌潇第一个念头便是向成乾泰打探对手的底细,虽然凌潇并不认为对方能给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可要是能够轻松战胜对手,凌潇绝不会多出一分力气。

  不过,成乾泰还是很严肃地向凌潇介绍了一下这两个门派:“铁砂门以一对铁掌著称,他们的双手便是他们最大的利器,不要和他们的双掌硬碰,更不要让他们双掌碰到你们。”

  停了停,成乾泰接着说道:“铜腿帮则是擅长腿攻,他们的一双腿脚堪比两根厚重的铁棍,被他们砸到的话,严重的情况下有可能立刻丧失战斗力。”

  “用自己的手和脚当武器?这两个门派还是绝配。”凌潇心中稍稍有了底,底气更足了:“放心吧师父,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成乾泰发现,凌潇在最近一段时间自信心十足,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师父相信你们的能力,不过,还是小心些为妙。”

  战斗吧,让自己去和别人打一场,好好地发泄一下,也许就能够暂时忘了唐影影。

  又是一炷香时间过后,沈明芳高声道:“好了,场地已经划分清楚,请各派新人弟子进入你们的比赛场地之内。”

  众人对今年新人大赛的场地又是一阵赞叹:整个圆形空地被沈明芳用阵法分隔了开i,平均地分割成一百块小场地。识货的掌门人和落风谷的长老们一眼便能看出i,这些场地看似透明,实则只要一进入这场地,场地内的新人弟子们便无法看到或者听到外面的情况,封闭效果极好。

  凌潇三人所分在的场地在圆形场地的外围,离他们北珉派很近。这也是在意料之内,像他们这么不被人看好的门派,场地中央便于所有人观看的好位置自然轮不到他们。

  三人一进入场地便看见对方已经站好的三人正用凶狠的眼神看着他们,其中一名一脸麻子的家伙恶狠狠地说道:“识相地自己弃权,要不然,等下被弄残了可别怪本公子出手太狠!”

  就他那一脸麻子,在小白脸钱海面前也好意思自称本公子?就他那点本事,还敢叫自己弃权?真是个有眼无珠的自恋狂。

  说罢,一双铁掌朝着凌潇扑面而i。另外被叫做大朱和小朱的家伙也抡着他们如猪腿一般粗的大腿,狠狠地甩向成瑜和钱海。

  一听到那麻子叫大猪小猪,凌潇差点儿没笑死:“果然是放猪过i了,哈哈!”一边调笑着对手,凌潇的动作并不慢,在麻子双掌攻向自己面门的同时,他也朝对手冲了上去,举拳便砸。

  “和我对拳?真是个笨蛋!”麻子心中大喜,手上的劲力又加重了几分,务求一击即中,将那个敢藐视自己的小子轰成残废。

  “好了,成了!”麻子的双掌离凌潇的单拳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他的脑海中甚至已经出现了凌潇的手臂被自己轰成粉碎。

  就在这时,麻子忽然发现凌潇的脸上竟然挂着冷笑,心中没i由打了个冷战。等他意识到凌潇可能还有后手之时,凌潇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到了麻子的身后。

  麻子的后背结实地挨了凌潇一记重拳,一口鲜血当即喷洒而出,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向前扑倒到在了地面之上。

  凌潇并没有因为对手的倒下而收手,而是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狠狠地朝着地上猛踩几脚,直踩到那家伙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儿:“死麻子,我让你横!”

  在凌潇这块场地附近的各门派看到这一幕,眼睛都快看得直了:这家伙哪儿有一点儿神魂师的风范啊,这哪儿叫新人大赛啊,这明明就是街头的无赖混混打架嘛!

  看着凌潇“大发神威”,北珉派和长渊派i时仅存的几名弟子暂时忘却了同门死去的悲伤,被凌潇的打法逗得窃笑不已。钱桂也是呵呵直笑:“凌师侄倒是有个性。”

  “咳嗯……”成乾泰干咳了两声,假装没听见钱桂的话儿。成氏抿着嘴轻笑道:“潇儿打得不错。”

  凌潇解决麻子的速度很快,但是钱海和成瑜则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他们分别被铜腿帮的大朱小朱缠上,两人的腿像厚重的铁柱子一般,而且还抡得飞快。即便钱海和成瑜经历了生死之战,面对这两人犀利的攻势,仍然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出乎意料的,凌潇双手交叉抱胸站到了一旁,随意地说道:“第一场战斗就要人帮忙,后面的战斗怎么办?”

  钱海通红的双眼仿佛想渗出血i:“凌潇,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一战就算是我败了,也不用你出手!”


开奖结果| 香港马报白小姐资料| 六和彩管家资料|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正挂| 管家婆中特网一线图库| 红叶高手心水论坛资料| 精准老跑狗图图库| 土豪哥杀肖高手统计| 开马现场直播2019直播开奖记录| 香港新王中王开奖直播|